《百姓戏台》尹小芳专题(二)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 2011-11-15 11:42    次浏览
《百姓戏台》尹小芳专题(二)

 钱云:大家知道啊,十生九尹。就是说小生演员中学尹派的人特别多。

戏迷爷叔:这个我知道,有句老话嘛,叫“十个小生九个尹,还有一个陈国庆。”

钱云:什么陈国庆啊!

戏迷爷叔:不不不是我。

钱云:确实就是尹派传人遍天下。今天呢,我们也有尹派传人要来到我们现场。

戏迷爷叔:我要请出一位尹桂芳老师八十年代收的学生,就是富贵嫂、金宝宝:刘敏老师!

(刘敏上场。)

钱云:这个你请她没有跟我说啊,属于暗箱操作。我今天也有个杀手锏,告诉大家。我今天也请来了一个特别嘉宾。

戏迷爷叔:谁?

钱云:是我们小芳老师的别门弟子:韩婷婷。掌声欢迎!

(韩婷婷上场。)

钱云:怎么样,意外吧?

戏迷爷叔:韩婷婷我知道的,是唱范派的。

钱云:所以叫“别门”弟子啊!

戏迷爷叔:哦,就是隔壁门的弟子。

钱云:我们知道刘敏老师的评弹唱得特别好,但是没有听说你学过尹派啊,你是什么时候学的?

刘敏:我学尹派的时候是九岁,从小就迷尹桂芳老师的唱腔。

戏迷爷叔:哦,那么拜尹桂芳老师做先生,就开始唱尹派了?

刘敏:拜先生是很后面的事了。这个拜呢,是尹桂芳老师看重我,抬举我。有好多人让我拜她为老师,我也不敢,吓嘶嘶的。后来有一次在大众剧场,小芳老师也在。我对她三鞠躬,她对我笑笑。我自己安慰自己,我是尹桂芳老师的关门学生。“关门学生”就是关在门里面别人不知道的。

(众哄堂大笑。)

戏迷爷叔:刘敏老师真有趣。韩婷婷我知道的,原来唱范派的。我搞不懂怎么又和尹派搭上了边?

韩婷婷:是这样的。说起来我和尹老师真的又是自己人,又是一个团里面的,又是自己老师。这话怎么说法呢?我们一进越剧团,小芳老师就排了两部经典的戏,一部叫《张羽煮海》,一部叫《浪子成龙》。那个时候我们小芳老师日夜两场,我们就天天既帮着一块儿演出、跑龙套,又在下面学戏。那个时候小芳老师要到扬州去演出,小芳老师身体不大好,那么是我顶上去的。

尹小芳:有一次有一个朋友在我家里,电台里正好在放《张羽煮海》。她说这段《张羽煮海》是你唱的吗?我说不是的,是韩婷婷。所以她唱也唱得好,学也学得像。

钱云:那今天不得了,一个是关门弟子,一个是别门弟子。看样子呢, 一定得来一段啦!大家说对不对?

观众:对!

刘敏:戏迷爷叔,尹派最好的就是两声叫头。“叫头”你懂吗?

戏迷爷叔:“浇头”我知道的呀,就是面上面的……

刘敏:那叫“面浇头”。尹派的叫头就是“妹妹啊”和“娘子啊”。这声叫头叫出来,听得你爬都爬不起来。

钱云:酥掉了。

戏迷爷叔:不会吧?

刘敏:你要不要听听韩婷婷唱?

韩婷婷:那么我来了?(唱)“妹妹啊……”

(戏迷爷叔做酥软状。)

戏迷爷叔:不行了,不行了。这个“啊……”

刘敏:这个要转弯的。

钱云:这个妹妹已经吃不消,娘子还要吃不消,刘敏老师来。

刘敏(唱):“娘子啊……”

(戏迷爷叔又做酥软状。)

戏迷爷叔:怎么回事,都是这一下子啊……

钱云:这个“妹妹”“娘子”唱得好,但是不过瘾。来段完整的吧!

(刘敏、韩婷婷同唱《何文秀·算命》片段,刘敏的唱渐转为评弹,戏迷爷叔为其模拟伴奏。)

戏迷爷叔:怎么回事啊?怎么绕到评弹那去了?我还给她伴奏呢!

刘敏:你不懂了吧?尹桂芳老师(的唱腔)有借鉴了评弹的地方。小芳老师对吧?

尹小芳:对的。尹派艺术是博采众长,所以这段“算命”当中也有借鉴评弹的地方。

戏迷爷叔:所以说一个流派要继承下来,要吸取许多的地方剧种,融会贯通。

钱云:在这里我们谢谢两位老师,谢谢韩婷婷,谢谢刘敏老师。

钱云:说起《何文秀·算命》呢,也是我们尹小芳老师的拿手戏。其实还有一出戏,你肯定看过,《浪子成龙》。

戏迷爷叔:看过!不要说我看过,我妈妈也看过。我妈妈一直去看戏的,看日场。我想她看日场,晚上总会回来烧饭给我吃。可是她晚上连着继续看,结果我饭也没得吃。我那时候正处于青春发育期,没有东西吃,人也长得小。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