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年签名售带后电台节目(二)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 2011-09-17 16:43    次浏览
98年签名售带后电台节目(二)

 

点击收听

 

赵洁:尹小芳老师看到那么多人的场面,一定是心情非常激动的。

尹小芳:非常非常激动。

赵洁:能不能谈谈您的感受?

尹小芳:我确实是激动得讲不出话来。而且现在想到了,我也会热泪盈眶。我……首先呢,谢谢上海台,谢谢赵洁小姐,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再一次向大家致谢。我现在想到了(当时的情景),我在讲话的声音也比较……

赵洁:听得出很激动。

尹小芳:我就……感谢大家没有忘记我。(声音哽咽)

赵洁:好。尹老师,已经有听众打电话等了有一段时间了,她们想和您对话,我们先来接听听众的电话,好吗?好。

赵洁:3号线的汪子兰(音),喂,您好。

汪女士:我是一名非常非常喜欢看尹小芳老师戏的观众。

赵洁:嗯。

汪女士:(笑)阿拉从50年代就看了。

赵洁:啊,已经有四十多年了。

汪女士:那辰光阿拉只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小朋友,现在阿拉已经到退休年龄了。

赵洁:可以说是尹老师的戏伴着你们成长,在你们回忆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一页,是吧?

汪女士:对对对。这次7月18号,阿拉从晚报上看到尹小芳老师卖CD,所以阿拉一早就赶过去。去了呢,在剧院……在美琪看到这样的场面,阿拉为尹小芳老师高兴,向她祝贺。说明她的艺术有广大的观众,不单单是阿拉这些从小看的,有许许多多观众,包括青年。阿拉现在要提两个要求可以吗?

赵洁:可以,请说。

汪女士:这个CD阿拉拿回家去听了,觉得是非常非常好听。从尹小芳老师79年一炮打响的《浪荡子·叹钟点》,再到到83年、84、85……,听得阿拉几个人……差不多整个礼拜天都在听这张CD。

赵洁:哦,一直在听。

汪女士:听下来呢,还觉得不满足。

赵洁:有什么不满足呢?

汪女士:因为像她的《沙漠王子》啊,《算命》呢也不全……还有许多精彩唱段(都没有)。因为CD是能够一直保存的,所以我们希望还能够再出CD,实在太好听了。还有个要求呢就是VCD。

赵洁:哦。

汪女士:现在只闻其声,阿拉觉得,尹小芳老师,她的唱是继承了尹派,发扬了尹派。她的做工也是继承了尹派,并且追求了自己的创新。如果说唱呢,越剧有很多派别,阿拉也不能说人家的派不好,我们是喜欢听尹派。但是从做工来讲呢,尹派是首屈一指的。不单单是越剧界,在戏曲界也是首屈一指的。如果没有VCD,阿拉觉得很可惜的。因为人家京剧都保留下来了许多大师的作品。而尹派因为尹桂芳老师身体不好,不可能把原来的表演出来,我们就希望尹小芳老师能够出VCD,能够闻其声,再见其人。还有一点是演唱会,这就是说是一个艺术总结。我们就提这几点希望。

赵洁:好,那么小芳老师回答一下这位热心的观众。

尹小芳: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

杨锐:尹小芳老师确实很激动,我跟她讲几句心里话。出版VCD和搞演唱会,是那次签名售带中很多人的要求。谢谢你们对她的理解。而且这尹派……我也是个尹派迷,这尹派的魅力……我也算是蛮能讲,也蛮能形容的,但说到尹派,我确实找不到一句适当的话来形容它的美。尹小芳老师除了谢谢就会谢谢,我说到尹派……

尹小芳:我尽量争取。因为出这次CD,对我来说,也是尽了很大的力了。

赵洁:我听说您是从自己的退休工资里省吃俭用拿出一部分钱来出的,这是很不容易的。

尹小芳:因为观众对我的情,实在太深了。几年来一直有这个想法,我想怎么样对观众有个回报。几年来做了一些努力,这次呢,虽然对我来说比较吃力,但我感觉很值得。尤其是7月18号这天,我以为大家已经忘记我了,我预备最多来十个观众,一百个观众,但至少这十个观众、一百个观众,是我最最知音的。想不到……来了这么这么多。尤其是一到门口,就有几个观众跑上来,说“我三点钟不到就到这里等着了”。所以我当时……

赵洁:那种感觉真是……

尹小芳:我以为大家已经忘记我了,我想十多年不演了么哦。一进到美琪里面,一看那个场面,我真是激动得……真的热泪盈眶。看到青年观众啊,老年观众啊。尤其青年观众马上送上了白玫瑰啊,百合花啊,紫玫瑰啊,红玫瑰啊。啊呀,花篮又摆了那么多。我说:“我又不是搞演出,为什么要这么浪费呢。”我心里相当相当过意不去。看到签名的桌子,一张很长很长的桌子上,花已经都放满了。所以我想大家都能够理解当时的心情。我说……刚才杨锐老师也说了,我不大善于表达自己的心情,除了衷心的感谢大家,我还是谢谢大家。

赵洁:好的。谢谢您。

赵洁:另一位听众的电话。喂,杜秀珍,您好。

杜秀珍:你好。赵洁小姐,尹小芳老师,杨锐老师,大家好。

尹小芳:你好。

杜秀珍:我是虹口和杨浦老年大学学习班的学员。同学们都说我是铁杆尹迷。

赵洁:(笑)

杜秀珍:(笑)准确地说,我是对小芳老师情有独钟。从46年电台里听小芳老师可以乱真的唱腔,我就开始爱上了她。

赵洁:那估计尹老师的每一步足迹您都深深记在脑子里了。

杜秀珍:现在回忆起来,看过小芳老师的戏,什么《珍珠塔》、《西厢记》、《红梅阁》、《秦楼月》……这些戏,都感觉到回味无穷。她不仅仅是唱得好,她光彩照人的舞台形象,飘逸潇洒的儒雅风流,就像刚才杨锐老师总结的,用什么话都无法来表达小芳老师一生的艺术造诣。所以我对于小芳老师,真是看作为是偶像。我家里面爱人……我小孩也说,小芳老师要取代阿拉爸爸了。(笑)

赵洁:(笑)一句玩笑话,但是说明您确实对尹派,尤其尹小芳老师的艺术是非常的痴迷。

杜秀珍:我在家里面反复放《叹月》,我爱人是山东人,他都会说“伊丽,你到底在哪里”。我如果放《张羽煮海》,他就会说:“我当真的好傻也。”(笑)可见迷到什么程度,我也不想讲了。我现在心里很激动。阿拉老年大学本来学了许多尹派唱腔,《沙漠王子》里《访旧》、《叹月》、《算命》。《桃花扇·追念》,《张羽煮海·闯海》等等。就是《浪荡子·叹钟点》,还有叹月电台里的录音,随便怎么也没办法。这次小芳老师总算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教学。所以在这里要深深地向小芳老师表示谢意。

尹小芳:这是应当的。

杜秀珍:7月18号,我也买了(CD)。我是腰椎盘脱位,在爱人陪同下,到了美琪大戏院。看到这个场面,我激动得真是……真是……11点不到回去,马上把带子都拆开来,马上就听,关在小房间里不断的听。听得忘记吃饭忘记睡觉……这个带子真是一件精品啊。十张彩照和生活照,这个我们以前在任何带子里都没看到过的。小芳老师除了我刚才讲的那些东西,像《浪子成龙》里的《雪地》,有十分钟还多,听上去真是……从这些唱段里可以看出,我们小芳老师确确实实是刻苦专研,一丝不苟,精心制作……

赵洁:小芳老师,她听得确实是非常的细致。

杜秀珍:我把阿拉小芳老师这个盘录成了(磁带),比如把《雪地》专门录在一盘带子里,反复的听。现在是第三天,第三天我听了三十多遍。(笑)

赵洁:(笑)好,那您有了这个CD,可以在家里经常去听,经常去学了。好。

杜秀珍:我一方面要感谢小芳老师,另外一方面要感谢中唱公司,因为在97、98年初,我和许多同学联名写信,到几个中唱公司,要求出版小芳老师的唱腔集,最后还是在他们大家的努力下,满足了我们的心愿。我还有个希望,希望小芳老师,或者中唱公司,能够把《张羽煮海》、《浪子成龙》也像《沙漠王子》一样录成VCD,让我们重睹尹小芳老师的艺术风采。

赵洁:好。是和刚才那位观众一样的想法。好的,刚才尹老师其实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刚才汪子兰女士也有同样的想法,好吗?谢谢您的电话。

杜秀珍:好,谢谢。

赵洁:再见。

杜秀珍:再见。

赵洁:喂,毛燕萍(音),你好。

毛燕萍:喂。

赵洁:喂,请简短一点说好吗?因为听众电话比较多,我们时间不是很多。

毛燕萍:你好。尹小芳老师你好。

尹小芳:你好。

毛燕萍:我是浙江慈溪的一位戏迷。

赵洁:啊,慈溪的,打长途来的。

毛燕萍:对。可能我们这里关于越剧艺术家的磁带不是很多吧。所以我们对上海的戏迷很羡慕的。这次不是出了那个磁带嘛,我想问一下,有没有邮购什么的?

赵洁:尹小芳老师回答一下?

杨锐:这个邮购我们在联系了。因为上海呢是在美琪出售的。如果你要邮购,请你给美琪大戏院写写信可以吗?

毛燕萍:美琪大戏院,可以的。

杨锐:江宁路,好吗?

赵洁:找谁?具体哪个部门?

杨锐:就叫总务部门。

赵洁:总务部。

毛燕萍:总务部。

杨锐:我们再跟美琪联系,一定给你寄来。江宁路美琪大戏院,现在就先委托他们代为邮购,好吗?

毛燕萍:还有,我想跟尹小芳老师说几句话。

尹小芳:请说。

赵洁:哎,请说吧。

毛燕萍:哎,尹老师,我听过你的那个《何文秀》的《哭牌》。我觉得特别好听。我只听过这一段(不好意思地笑),很遗憾的。

赵洁:那你有了这个带子之后就多听听喽。

毛燕萍:对,可以满足一下我的愿望。

尹小芳:可以的。

赵洁:好的,谢谢你毛燕萍。非常热心,从慈溪打来长途,一片心意是非常浓的。好的,谢谢您的电话。好,就这样,再见。

毛燕萍:再见。

赵洁:喂,蒋锦云(音)女士是吗?

蒋锦云:是的。

赵洁:您好。

蒋锦云:赵小姐你好。尹小芳老师,你好。

尹小芳:你好。

蒋锦云:杨老师你好。

杨锐:你好你好。

蒋锦云:我们这次7月6日参加小芳老师自己自筹资金的(CD出版签售),为了满足戏迷的要求……长久以来的渴望,非常善解人意的,让我们这些戏迷都能够如愿以偿。能够得到这种艺术珍品,我们非常感谢尹小芳老师……这一举措。

尹小芳:应当的。

蒋锦云:这次,阿拉这些戏迷在尹小芳老师离开舞台十多年以后,能够再度参加这样一次盛大的聚会,大家都感到由衷的高兴。同时也感谢尹小芳老师能够尽自己的(努力),用了许多人力物力财力,来满足我们广大戏迷同志的要求。阿拉觉得非常过意不去。(笑)另外阿拉希望,因为尹小芳老师长期以来都是默默无闻的在越剧艺术园地中培养下一代,就像报纸上介绍的,她是“燃烧自己,点亮别人”。我们深深为她这种艺术家的风度所折服。同时,阿拉也和前面几位有一样的想法,呼吁有关的(部门),比如艺术家协会啊,比如你们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啊,东方广播电台啊,能够联手,为尹小芳老师再举办一个越剧专场。另外我们希望再出一点VCD的带子,比如以前的《沙漠王子》,听说小芳老师后来也拍过《毛遂自荐》。但直到现在好像也没有到市场上销售过。戏迷朋友迫切地希望这个带子能够早日和阿拉观众见面。希望赵女士能够牵头……希望能够让我们戏迷的心愿能够得到进一步的补偿。谢谢赵洁女士。

赵洁:哎,不用谢,谢谢您的电话。

蒋锦云:谢谢小芳老师,谢谢杨老师。

杨锐:不敢当,谢谢你。我们一定努力,好吧。

蒋锦云:谢谢你们。

赵洁:好,再见。

赵洁:小芳老师,刚才这位观众也提到您过去录的一些东西,是不是什么时候……有没有可能啊和她们见面?

尹小芳:尽量努力吧。争取能够有这个机会。再向大家汇报。

赵洁:确实有许许多多观众听众有这样共同的心愿。

杨锐:我们先努力VCD吧,《张羽煮海》和《浪子成龙》的VC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