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小芳专场之前
作者:   风满袖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 2011-08-30 17:08    次浏览
写在小芳专场之前

 

 小芳同志要办专场,乍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诧异,也没有激动,甚至平静到至今也觉得匪夷所思。似乎是有些水到渠成,但似乎又没有一些迹象。也或者是越剧之于我,更多的,是一种回忆或者习惯,正如这次的专场,人早已不重要,它的意义远远大于它的价值。 

 

人到此时,专场已远非一种总结,(如王派专场亦或范傅专场),我甚至觉得这么一次专场似乎是她存在过的一种证明,这听来使人觉得悲哀,却在某种程度上也应当值得庆幸。——因为她的名字,给了我去现场的理由。

 

某人一直很沉寂,我甚至一度觉得她只是在众弟子中一闪而过。承上启下——是尹给她的考评,或者说其实是给予她的责任。代己行师责,尹,是如此聪明的一个人。一句承上启下,从某种程度上或者说在历史上给她定了性,哪怕她其实是和尹的风格多么不同的一个人。98年她发布CD签售的时候,我当年的心情要远比今日激动的多,她在电台里缓缓的说,原来大家还记得我。这句话,我反复的听了好几遍。

 

中午返家在哼“琴挑”的“闲步芳径数落红”,忽然想到她的“落万松”,小芳同志其实受昆曲的影响颇大,所以化用于无形,她与尹其实是一脉香下的两路人,小芳把尹的自然、轻巧都做了实化,她更注重雕琢,行腔更为丰富。如果说尹的人物是温柔敦厚,那么小芳则是温文而君子。我仍然最喜欢她的《张羽煮海》,尤其《听琴》一场,垂目恭立,问一句,答二字,拘谨讷于言,谦谦君子风,忽晓原来未必情意绵长如尹者能动人心,温文如小芳者实给人以安心。张羽其实难演,他见琼莲时,并不如一般的戏中开始情意萌动。若是尹定一见而发“乞云英效裴航”,而小芳则是温恭守礼,如此情谊是君子交淡如水,所以要再约见期,忆而思,思而想,想而念之,今人很容易将后面的求仙和煮海演成狂烈而不顾一切的举动,但小芳给人的感觉却并不是,他是旧家子弟对于信念的一种忠贞,这种忠贞表现在思与行之上,同样也包括爱情。

 

她的台风亦如是。尹门特色,生强旦弱,尹一上场,风头独占,西厢也好盘妻也好,花旦的存在基本属于一个符号,这样做的好处是观众可以发挥更大的想象空间,甚至可以把观众作为对手方,所以尹同志的戏,很容易被带动,或许也因为她给了观众进入角色的余地。但小芳同学在这一点上却并不表现的如此强势,她很少用尹那样的眼神,放出去的光始终是平的,甚至带点羞涩与天真。这也可能与她早年常演娃娃生有关,以至于即便是后期的一些戏,也时常带有这样天真的声口。

 

所以在台上,她并不是尹那样挥洒自若,笃定的眼神,她甚至有些克己,我最早听她唱《沙》剧《叹月》的时候,只觉得心里被压的很重,这段唱极其有小芳本身的风格,心事重重,未能放开,只是深沉绵长,叠字与拖腔,层层而进,百转千徊。到了小芳同志这里,沙剧已不同于平常一部异域风情的戏,她演出了那样一种沧桑以及过后的包容。所以小芳同志很爱穿深色的衣服,舞台上适合深色的小生并不多,只有她穿深蓝的时候能压住,海一般的颜色,沉郁的衬出她的温文。

 

小芳的人物包括她自己的性格,都更符合忠恕的意味。但对己却苛,她总给人力求完美的感觉,着力总不在表。98年第一张CD,力求精美,从声音到包装着色,与其说苛,这倒非关乎性格,而是她本身对于美的一种天然赏鉴力所使。出镜时力求的仪容、姿态的完美也到了下意识的地步,那次的百姓戏台,我其实不怎么能笑出来,她想必是格格不入的,不是很能适应海派无厘头的风格,硬要显得随和的作派反显得不自在。偶想看过的观众必对她永远保持的45度侧身记忆尤深,直身立的笔挺,手形步伐,总带着小生的风范,离开那条围巾我倒难以想象她的手会如何放置了。情缘未了那场也是同样,她是便装都要给人以小生的情态的,谨然如此,在粉墨的世界里,她很异类。

 

写到这里,竟不知如何结尾,有些话似乎说了,但似又未尽,姑且以此YY文写在她的专场之前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