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香·七年
作者:   冰糖芋泥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 2011-08-30 16:53    次浏览
芳香·七年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她款款出场了。这时,戏已经放到第二场,确切地说,是第31分15妙——以往很少碰到男主角这么晚才出现的。

 

我急切地等了这31分钟——不,我仿佛已经自然地不知不觉地等候七年了。

 

七年前,我还只是个初一的学生,对越剧也知之甚少。照例每周要看《广播电视报》上“戏曲天地”节目的介绍。“尹小芳”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是全新的,不过那张张羽的剧照,我却一眼就喜欢上了。没有理由的,就是喜欢那个眼神,那种神态。后来,由于有事外出,我是边骑自行车边听完她的访谈节目的。

 

这以后,一直记得她。偶尔也听到她的名字,然后我会翻出那篇介绍,呆呆地看张羽看上老半天,总觉得是那样的美好,可似乎又怎么也抓不住那种美好。

 

其实,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吧,一缕思绪,淡淡如风。

 

时间真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它不停地摧毁着什么,又在创造着什么,悄无声息地改变着生活。七年,或许能浇灭曾经似火的热情,或许能改变曾经坚定的意志,或许能磨平曾经锋利的棱角。可因为这样的淡然,这七年却给了我最好的积淀,它将一种感动好好地守护着,等待破茧而出的那天。而最原初,是报纸上的那张给了我莫大亲切感的照片,还有电波中醇厚友善的声音,印象最深的是,她首先就说很抱歉,自己普通话说得不好。这一句,可能是不经意的话,却让我倍觉温暖,永远难忘。有时,感动往往来自于这些细节。

 

不能一直淡淡地只有这些回忆吗?也许我做不到吧。最初的感动,便注定我会选择去遇见。

 

可是,真的隔了太久。七年之后,一种迷恋、沉沦的感觉,终于姗姗来迟。这种感觉,仿佛应该是必然的,因为就是从那张照片开始的,自己一直明白喜欢她什么;可它明明又来得那么突然,让我措手不及。我以为不会有那么大的震撼,我以为今后也依然可以是淡然的情愫,我的心却不听话,分明发生着改变。我强烈地想看她的戏,急切地搜寻着有关她的一切,一遍遍地温习着她的《听琴》和《闯海》。

 

还好,还好,不会有疯狂了。

 

张羽一出场,是一身的淡蓝色与白色,侧耳倾听琴音的姿态。镜头渐渐拉近,是陶醉的笑意,却又那么恰到好处而不过分。真的,我真的被震住了。这是我记忆中那张照片上的她吗?是的,是的,一样清瘦的脸庞,清澈的眼神,可分明又多了几分年轻与自然的本色,多了许多清新之气。她给了“玉树临风”一个最完美的解释。又如戏中龙女所说,温文典雅有丰貌,敦厚老实世上少。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她文革后的声音了。所以,我更会带着一种感激之情去听她。第一句的“疏剌剌”并没有唱好,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经受了风霜的摧残,声音也失去了圆润,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那种历久弥新的醇厚,带着一些气息和恰当的控制力,别有风味。也正如那古琴之声,一种很质朴厚重的美。细细听,发现她的咬字很特别很有趣,有时会把“en”、“un”的音发得稍稍放开些,有时会把字落得重些,真真的字重腔轻。到了“小生是姓张名羽字伯腾,原籍潮州岭南人……”这一段,一字一句简直是唱到了我心里,说不出的慰贴。

 

其实,最念,还是她的神情与姿态,那么风度翩翩,却又是细致入微的温柔。

 

听琴时,微微扬起的嘴角,明亮的眼神,清逸的台风,藏着他无尽的欣喜与感激。初遇龙女,一抬头,一张口,一举一动,那么小心翼翼,温和、秀气而羞涩,谦逊有礼,温润如玉。解得龙女深意,并没有狂热的欢喜,依然是那温和的作风,只是脸上多了些惊喜与幸福。而闹龙宫与蓬莱岛上被仙女围住时,原本眼神中的那分坚毅与冷峻,多少又被年轻的冲动与稚气消去了一些,反而多了几分可爱。也许是流派的关系,即使在他的义正词严中,也总是有那么一种柔和与谦恭。就算面对不能化作人形的龙女,他没有悲壮,也没有那种信誓旦旦的气概,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温细语,暖暖眼神。

 

或许正是这种天成的气质,自始至终吸引着我。那样的温和,不一贯是我的最爱么?

 

忍不住又要笑自己了。这是在听戏吗?好像更多是在看人。呵,谁叫我好色呢?就是无法拒绝她如冬日暖阳般和煦的风格,让人迷恋、沉醉。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