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思念
作者:   尹小芳   来源:    《戏文》   
发布时间: 2011-08-28 22:29    次浏览
无尽的思念

老师,我怀念您……

 

忘不了50年前投身越坛之初,在上海龙门大戏院被您俊美的造型、高雅的气质、潇洒的风度和迷人的表演倾倒的情景。您在《家花哪有野花香》中独唱“叹五更”,从听更自叹到忏悔劝世长达百句的唱段,您运腔转调,一波三折,声情凄切,催人泪下。

 

我听得如痴如醉,回味无穷。

 

50年后的今天,我还是这样说,第一次看懂越剧,是老师您的演出;第一次学唱的越剧,是老师您创始的尹派唱腔;第一次感引我愿为越剧尹派艺术发奋勤学,是老师您的艺术魅力。

 

1946年春节,从“龙门”移师“九星”,正式建立由您领衔的芳华越剧团,开演的打炮戏是《沙漠王子》。之后,在您认可下,我由花旦改学小生,将艺名筱月娥改为尹小芳,一对香烛一鞠躬,拜您为师,从此结下了师生情缘。抚今追昔,历历在目……

 

在老师门下领受尹派艺术熏陶的成长中,我目睹您在盛名之下悉心劳神、精益求精的演艺精神,每次演唱给人以无与伦比的整体美、和谐美的享受。天天上演,日日出新,观众们百听不倦,百看不厌,这全是您艺术精湛的巨大魅力。即使是演出您自己代表性的作品,也从不因驾轻就熟而懈怠。您的台步稳健潇洒,且应情而变,您在表演梁山伯“回十八”时走的圆场,飘逸轻捷,缓若水上漂,疾似云中飞;而表演屈原“天问”时,难以压抑的悲愤激情喷薄而出,犹如黄河怒涛,排山倒海!尤其是您塑造的贾宝玉形象,更是达到至真至善至美的艺术境界……这一切,全是您为艺术忘我,为艺术献身精神的生动写照,似点点滴滴的涓流汇成了浩浩荡荡的艺海,留给我们后人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当您惨遭十年迫害致残后,把无法重返舞台所造成的莫大痛苦,转化为“残了尹桂芳,自有后来人”的情怀,对下一代的殷切期待和深远寄望正式从此开始!我在您的召唤下,参加了1979年由上海艺术研究所和上海越剧院联合主办,在上海文化广场隆重举行的“尹桂芳越剧流派演唱会”,演唱了老师亲授的《浪荡子?叹钟点》,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弟子们为老师的尹派艺术劫后重放光彩争了一口气!在您的鼓励和指导下,我在虹口越剧团首次重演尹派名剧《沙漠王子》,观众们都渴望从我身上重睹老师当年的风采,因此中国大戏院连连爆满,可见您的尹派艺术拥有观众之盛!

 

观众们对我演唱的肯定,是对老师您艺术真谛的倾倒。我主演新编的《张羽煮海》、《浪子成龙》等剧目,也同样深受广大观众喜爱,这是缘于观众们对尹派艺术的情有独钟。

 

忘不了老师对一代代尹派传人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呵护。当您亲临1979年上海文化广场那次演唱会时,在现场受到酷爱尹派艺术的广大观众如火如荼热潮的触动,您首先想到的是您亲手缔造的“芳华”,您立即嘱我离沪赴闽带领青年演员排演尹派名剧《何文秀》,但当时已无剧本,于是您通过回忆,煞费苦心地重新整理出来。何文秀的曲调除了“哭牌”、“算命”外,您又让我重新设计,经您认可后才全部固定下来。于1980年在您的率领下由我与“芳华”新一代排演后,回上海汇报演出了由您创导下的全新版《何文秀》。

 

上海越剧院的赵志刚第一次演出新戏《汉文皇后》,您十分关心,命我一定要对小赵的全剧演唱尽心施教;电视台要为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茅威涛拍摄《何文秀》片段,您又要我赶紧教会小茅表演分寸和动作规范;您最疼爱的小弟子王君安在上海戏校培训,几乎每个星期天您都让我陪您去戏校为她“开小灶”辅导,教她学以致用,不断提高。

 

您从不分门户高低、剧团大小和关系亲疏,对别人尤其是新秀,不但有求必应,而且要我为您施教于人,一字一腔,抬手举足,用情得当与否,您总是于细微处一丝不苟。您育人育才,无私忘我;我代师传艺责无旁贷,而今越坛尹派新人辈出,使您一代宗师艺术生命的延续,是您为人师表崇高品性的丰硕成果。

 

老师……

 

忘不了您在《一代风流尹桂芳》艺术专著首发式上亲笔书写“小芳爱徒,承上启下”八个字,是这样情真意切,万重厚望,您对我的一片爱心,我永志不忘。为了承上启下,我愿倾尽所有,在所不辞!

 

可恶的病魔,竟然于去年3月1日早晨,残忍地夺去了您宝贵的生命……

 

 抚今追昔周年祭,填词寄念慰师魂:

 

去年今日东风恶,越坛折桂,巨星陨落。

 

    先生西乘黄鹤去,千人送,万人泪,情洒大江南北。

    遥想辉煌岁月,长歌当哭。

    今年今日东风好,阳光大地,师风可造。

    艺华绝代流放日,春秋德,冰霜操,尤为后人普照。

    试问尹门爱徒,师恩怎了?

 

 老师,我怀念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