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耕耘者——郑传鉴老师
作者:   尹小芳   来源:    《上海戏剧》   
发布时间: 2011-08-28 22:22    次浏览
美的耕耘者——郑传鉴老师

   “越剧的乳娘是话剧和昆曲。”这是一句非常贴切并富有哲理的比喻。越剧需有话剧真实自如的表演,还需有昆曲优美多姿的程式。昆剧前辈郑传鉴老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地把源远流长、独具风采的艺术乳汁用来灌溉着越剧。

 
  郑老先生德高望重,在文艺界颇有盛名,是我一贯敬仰及信赖的师长。郑老与“芳华”越剧团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也有幸地得到了他技艺指导。当时尹桂芳老师主演的每部杰作,都由郑老出任技导。尤其如《西厢记》、《宝玉与黛玉》、《屈原》等一批有影响的代表剧目,郑老运用戏曲中简洁、典雅、高亢激越的表演手法,溶进演员的内心世界,使人物的举手投足越发展现艺术美感。1952年尹桂芳老师首演《西厢记》,由郑老总体技导,张生那灵活多变、妙不可言的扇子动作,充实丰富了人物的表演。郑老高深的技艺指导使人由衷地赞叹:“美”,“真美”,真是“美妙绝伦”!
 
  郑老非常注重美的造型,无论对演员在舞台上的动、静、坐、站的造型,或是拍摄个人或群体的剧照造型,他都有出新、出情的独特见解,既有美感,又有动态。他的艺术功力,使人折服。当时上海三十几家越剧团及不少兄弟剧种竞相邀请,郑老不管什么剧种、剧团大小、知名程度、酬金多少、路程远近、暑寒风霜,总是有求必应,一视同仁。需要赶排演出,时间上不分白天黑夜,生活上从不苛求,只需几杯水酒,花生剥剥,他就乐在其中。他为人热情随和,指导耐心细致,因材施教,量体裁衣。因此,郑老先生到处受人欢迎与尊敬。
 
  上世纪80年代初,我久经沧桑重返舞台,改编上演了40年代的尹派名剧《沙漠王子》,既要不落俗套,又要演出新意。郑老任艺术顾问,其女婿任广智(著名影视剧三栖演员)担任导演。翁婿全心投入,默契配合,促使人物获得以形传神的艺术效果。《沙漠王子》的演出盛况空前,郑老集众口之见:“一剧《沙漠王子》为虹口越剧团开创了新的一页。”从此《沙漠王子》剧成为剧团的保留剧目。
 
  《张羽煮海》是神话剧,郑老师的技导更是举足轻重。剧中的主要人物、群仙、水妖所需的形体动作及群体造型,都设计得富有新意和魅力,显现了龙宫和仙境浓郁的神话意境。观众对《张》剧的评价为“美不胜收”。
 
  1984年春节在中国大戏院上演新戏《浪子成龙》,此剧的技导由导演兼任。但我对主人公韦应在“雪地落魄”中的出场总感不足,把握不准。郑老闻讯后,不顾年老体衰,天寒地冻,立刻赶到排练场。他仔细地听完剧情介绍,很快抓住了韦应过去不求上进、沉湎于斗鸡走狗而今落魄的人物脉理,设计了韦应在幕后的犬吠追赶声中侧身拖步上场,手中紧握一根折断的树杈作为防身的打狗棍(树杈的设计也是郑老),惊慌才停的亮相。又面对狗叫声处,气愤地边跺脚边抛手袖,示意“狗眼看人低”。正欲启步,群犬狂吠,韦应大惊,以小腾步跳过一边,舞动树杈左挥右赶。狗声越叫越凶,韦应心慌气急地忙用树猛抛过去(抛入幕内)驱散狗群。这组动作全是郑老师霎那组成,看似简单(没有一句台词)的人物出场,把一个浪子在落魄时的四面楚歌、人穷犬也欺的狼狈形象活生生地展现在舞台上,既丰富了剧情,充实了人物,又不影响导演的总体构思,演出效果甚佳,获得了很多专家对“雪地落魄”的穷生表演大加赞赏:“他吸收其他剧种的东西,不是硬搬,而是艺术的溶化。”郑老师善于把生活积累使其升华,促成画龙点睛。如打狗棍的设计,他根据韦应第一个手摇折枝的亮相,呼应在落魄时为防身又习惯地随折枝干。郑老师还把这根枯枝杈的造型,细心地画在黑板上,要使这道具真正能够助长表演,又能呈现艺术美感。郑老每一点每一处都使其闪耀出艺术美的感染力,可见郑老对艺术美的造诣之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