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恩师尹桂芳(4)
作者:   尹小芳   来源:    《戏文》   
发布时间: 2011-08-28 21:19    次浏览
学习恩师尹桂芳(4)

在那场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中,尹桂芳老师身心饱受摧残,至今半身不遂,但是,她为了振兴越剧事业,忍受着病魔的折腾,竭力把毕生的心血倾注于濒临枯萎的戏曲事业上。作为她的弟子,我责无旁贷地应该从老师手中接过振兴尹派艺术的重任。

 

老师再三认为,流派唱腔并非静止不变的,而是必须通过艺术实践,不断予以丰富和完善,再加上广泛汲取兄弟剧种音乐中的可塑成分为我所用,设计组织成既能体现人物感情,又富有时代新鲜感的动听的唱腔。以不断丰富流派。学习流派、运用流派,主要的还是为了发展流派,使流派具有生命力,演员也才能永葆艺术青春。

 

通过艺术实践,我对尹派唱腔的变化作了一些努力:

 

  (1)起调的变化。

 

尹派起调一般较多落到“3”音,但即便如此,仍可作变化处理。我演《沙漠王子》最后一场时,当罗兰王子眼睛突然变亮,情绪骤然开朗的刹那唱的起腔“我的眼睛亮了”,在唱“亮了”时,旋律由上而下,中间一个小气口,然后再一泻千里地落到“3”音,渲染了欢腾喜悦的感情色彩,将戏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叹月》中的起腔“伊丽,你到底在哪里,在哪里呀”,为了充分表达罗兰因深深思念失散的恋人而无限惆帐的心情,我参照经我多次整理加工后的《桃花扇·自叹》中的长音起腔变化,运用于京剧长腔唱法。

 

在《张羽煮诲·闯海》中的起腔“张羽呀张羽,你当真的好傻也!”我用了落“1”音,能更恰当地表现张羽突然领悟到琼莲对自己的用情之深而欣喜若狂的情绪。

 

  (2)落调的变化。

 

 《沙漠王子·叹月》中的“到夜晚坐深宫我九转回肠”,将“肠”字拖音作较长持续,接着一个小停顿,再用润腔落调,体现了罗兰因对伊丽深切怀念而坐立不安的心情。《沙漠王子’算命》中的“顿叫罗兰喜欲狂”,是罗兰在算命之后得知伊丽并没有变心,在万分激动中从[弦下调)翻上[尺调],我用了比较短促简练、铿锵有力的收腔。

 

《张羽煮海·煮海》中“恍见琼莲盼归雁”,这是张羽迫切希望能立时煮干海水见到琼莲,不由浮想联翩.似见琼莲在苦难中渴望自已去相救的情景,所以落腔处理得虚实相掺,情切意远,让人听了既有抒情味.又有浮想的意境。

 

 (3)吸收、溶化兄弟剧种的曲调与唱法。

 

一是借鉴了评弹的滑音使用。如《何文秀·私访》中“再访我妻王兰英”句的“再访”。《沙漠王子·叹月》中“害得我眼失明孤凤(唔)折凰”的“孤凤(唔)”等;

 

二是借鉴绍剧[二凡]曲调,加快速度,以增强人物兴奋的情绪。如《沙漠工子·访旧》中的唱句;

 

三是借鉴昆曲的用字方法。如《张羽煮海·听琴》中的“疏喇喇恰如晚风落万松”、“响潺潺分明是流水绝涧中”等。

 

 (4)对本剧种本流派唱腔的加工处理。不妨亦举数例:

 

 《浪子成龙·求乞》中“大雪飞……”四句,试用了越剧很少使用的[弦下腔·南调];

 

《张羽煮海·求仙》中“昏沉沉神魂飘荡地转天旋”句,运用了改良的[导板]。

 

《张羽煮海·闯海》第一段,借鉴了老师在四十年代与竺水招对唱《破肚验花》中“楼台盘妹”的[四工腔]并作了必要的改良,让人听了既明快流畅,又有浓郁的尹派韵味,更能确切地表现出张羽等候琼莲赴约时又喜悦又焦急的心情;

 

加深处理[弦下腔]。尹派[弦下腔]是颇具特色的,但为了适应不同人物的情绪需要,我在《桃花扇》中侯朝宗追念李香君和其他戏中用到的几段[弦下腔],在旋律和运腔等方面都作了加工处理,使之既具有鲜明的尹派特色,更能揭示出人物不胜感慨的复杂心情。因此,曲调就得柔媚委婉.起伏多变,层次要清晰,韵味要醇厚,以使唱腔结构更臻完美。此外,在唱腔组织的布局上,以及演唱技巧的运用,抑扬顿挫、高低起伏与润腔等方面,我也作了一些微薄的努力。

 

要发展、创新流派唱腔,绝对不能—味追求在调式和旋律上的标新立异,这样做会使人物创造产生虚伪、肤浅、苍白的缺陷。要认真继承流派,又要离异对流派的机械式模仿,一定要理解流派的基础,结合本身条件,以及对时代的感受、人物的认识,以熟练的艺术手段,设计出符合人物的表演和唱腔。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继承和发展流派,使之焕发出旺盛的艺术生命力。

 

流派确是宝贵的艺术财富,有待传人用心开拓发展。老师经常自豪地说:“残了尹桂芳.自有后来人。”尹桂芳老师为越剧艺术献出了毕生的青春年华.她贡献了很多很多.获得的却很少很少。这正是她作为一个人民喜爱的艺术家的真正价值。

 

                         (何贤芬整理) 

  • 共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