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恩师尹桂芳(3)
作者:   尹小芳   来源:    《戏文》   
发布时间: 2011-08-28 21:19    次浏览
学习恩师尹桂芳(3)

越剧流派的特点.集中体现在其代表剧目所塑造的典型艺术形象中。不妨将尹老师的代表作中的某些选场作些剖析。

 

 一是《盘妻索妻·洞房》。

 

《盘妻索妻》是尹老师的优秀保留剧目之一,说的是奸臣之子梁玉书与跟梁府有杀父之仇的忠臣之女谢云霞结为夫妇的故事。剧中情与仇、爱与恨、是与非矛盾冲突迭起,通过盘妻、索妻等曲折情节,一对善良夫妻终于远走高飞,得到幸福。尹老师所塑造的梁玉书一角,风度翩翩.温柔善良,对妻子的爱慕、尊重、同情,刻画得十分传神。在《洞房》这场,从唱腔到表演,丝丝入扣,细腻熨贴地展示了人物的内心感情。

 

在喜乐声中,洞房的亲朋尽兴而去,洞房花烛,满堂生春。坐在新娘一旁的梁玉书,此时刚被闹洞房羞红了脸,低着头,当他感到房内安静无声时,才慢慢抬起眼偷视一下前方,心想:亲朋们都走了吧?继而又扫视左右,微微摇一下头,表示没有外人了,同时深呼了一口气,这才羞怯地望着遮盖红头巾的新娘子,脸上浮现出抑止不住的喜悦:她已真的嫁给我了。他满怀幸福徐徐地舒了口气.在幽雅的乐器过门声中,慢慢地抖下了双袖,缓缓地立起身来,情不自禁而又喜滋滋地唱出了“洞房悄悄静幽幽.花烛高烧暖心头。喜气阵阵难抑制,这姻缘百折干磨方成就。”这四句借景生情的唱词。曲调采用缓慢的 [尺调] 清板.生动地体现了梁玉书求到佳偶后无限喜悦的心情。第一句是慢清板的掼调,“静悠悠”三字的行腔唱得颇有时空意境,把观众带入规定的情境中。第四句为了抒发人物感情,在“方成就”的“成”字后面衬上“呀”字,气息控制使吐字行腔轻声细气,委婉舒缓,准确地表达了人物感慨万端的心态。接下来从“三月来.屡托刘兄把亲求”,到“—病相思命几休”,这是人物对婚姻波折的回想:多次求亲遭到拒绝,刻骨相思,几平送命,想到这里不觉感到害羞。所以尹老师唱到“命几休”时.在”几”字后面衬上”呀”宇.随后带出一低声低回的小腔,并在“休”字—出口就偷偷收进,表演上也在“休”字出口的同时,两只眼睑因自羞而立即下垂,双手边摇边遮脸,头身随之向左侧,手眼身法步配合紧密.把人物羞涩、痴情、善良的内心世界刻画得淋漓尽致。并在”四书五经无心看”的“心看”,”日卧书斋愁脉脉”的“脉脉”,“夜对冷月恨悠悠”的”悠悠”几十字上,吐字行腔都处理成轻声婉转,体现出人物的缠绵悱恻、自怨自艾之情。接下来是四句”好容易盼得菩提杨枝水,洒作了人间鸳鸯俦。今日洞房成夫妻,花朝月夕永不愁。”这是梁玉书感到幸运的抒怀,情绪大转。在唱“今日洞房”后面.插入跳动的丝弦伴奏过门,更加显示人物幸福欢快心情。最后“永不愁”三字,用了尹派代表性拖腔。这时的表演,两只水袖从里挖出再潇洒自如地飘向两边,表现出梁玉书在洞房花烛夜的极度喜悦。这节唱词是叙事体,唱腔速度比前稍快;以情带声,又运用了气息的收放、吐字的强弱、行腔的抑扬等演唱手法,贴切地体现出了人物美的艺术处理。

 

当刘师兄提醒梁玉书要遵守婚前的约法三章.即是要等新娘子守孝三年后才能正式洞房的协定时,人物情绪略有转折,梁玉书是个知书达理的至诚君子,于是他认真地思考起来,进入了第二段从“刘兄提起约法言”到“结一个闺中知友我心愿已遂喜万千”的演唱。这段是表现梁玉书对妻子的由衷赞慕和敬爱,为自己得到一个“闺中知友”深感心满意足。在喜不胜收的情绪催促下,他急于想和新娘子倾诉衷情,唱腔速度转《尺调·中板》,“挑起红巾诉衷由”句,把“诉衷由”的腔上扬.使唱腔平中有奇;当挑开红巾看到了如花似玉的新娘子时,梁玉书不由惊喜地轻柔呼出一个“呀”字。紧接着唱出他感受到了的“见娘子比初见之时更俊秀”的情感。为了突出新娘子的美貌,“俊秀”两字分别用较长的拖腔加以强调。这时梁更迫切地要和梦寐以求的爱妻畅抒思念之苦,可是首次以夫妻称呼,既不好意思又—定要叫,尹老师对这三次呼唤“娘子”都作了维妙维肖的处理。叫第一声“娘子”时,不敢正对着新娘子,而是半侧身半低头,面红心跳地轻声轻气地叫出:一听,感到没有回音,心想:哦.我叫得忒轻了,她没有听到。于是连忙转过身来,向新娘子走近半步,示意“我在叫侬呀!”第二次叫过“娘子”,新娘子仍旧不理。哦,新娘子怕难为情!梁玉书就以至诚深情,温柔体贴又含情脉脉地把第三声“娘子呀”,改唱成旋律低回缠绵,富有艺术魅力的尹派代表性起腔。此时此境运用这个起腔,蕴情而出,合情合理,妩媚的眼神和精彩的表演浑然一体,妙不可言,使广大观众无不跌座叫好。

 

最后一节唱词是:“我与你一别三月似三秋,我魂牵梦绕苦思求。感谢娘子恩情重,今日里花烛台前重聚首。娘子呀.从今后天长地久成夫妻.让玉书先敬上—杯合欢酒。”这段唱倾诉梁玉书对妻子无限深情的肺腑之言。其中第三句“感谢娘子恩情重”的“感谢”和“恩情”两词唱腔,用了同音反复:最后一句“让玉书先敬上一杯合欢酒”的“酒”字,先用下滑音打腔再带出掼腔结束,以此强调情的表达。尹老师演《洞房》这场戏,真是声、情、味俱佳,她把梁玉书的人物性格演活了,感情表现得细致入微,动人心弦。—双传神的眼睛.妩媚得使人陶醉,以致使观众始终沉浸在优美的意境中,音虽止,意不尽。欢快的喜悦荡漾不止。

 

二是《红楼梦·哭灵》

 

 尹老师从四十年代到六十年代,曾先后四度演出《红楼梦》中的贾宝玉。第一次是一九四二年在上海龙门大戏院演出的《红搂梦》,存有《宝玉哭灵》唱片,是先期的 [尺调腔] ;第二次是一九五一年在上海金都大戏院(即今瑞金剧场)演出的《贾宝玉》;第三次是一九五五年在上海丽都大戏院(即今贵州剧场)演出的《宝玉与黛玉》(存有录音);第四次是一九六二 年在上海市府礼堂演出的《红楼梦》(存有唱片和全剧录音)。她所塑造的贾宝玉艺术形象,逐步趋于成熟完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曾介绍说:“在尹桂芳塑造的众多艺术形象中,《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是特别惹人喜爱的一个人物,她塑造贾宝玉秀气温存,纯洁可爱,特别是演唱《宝玉哭灵》一段,打动了无数越剧爱好者的心。”

 

 《哭灵》唱腔分为三小段。第一段从“林妹妹,宝玉来了”到“死不能扶一扶你七尺棺”。唱腔板式有[哭头]——[尺调·嚣板]——[尺调·慢板]。一开始,宝玉因受突如其来的噩耗的巨大打击,悔恨交加,悲痛欲绝地向黛玉诉说自己是无辜的被骗者,表白对黛玉的爱是坚贞不渝的,脚步随着急促强烈的音乐声。不顾一切地冲到了潇湘馆门口,在音乐声突然收煞中止步。当定睛看到黛玉的灵堂时,他心如刀绞,泪如潮涌。—句撕心裂胆的叫口“林妹妹,宝……宝玉来了!”发自心田的真切感情,犹如山泉进发,奔涌而出,随即全身心扑向了灵桌。演至此.无不引起全场观众的强烈共鸣。尹老师对这句叫口的处理是,把“林妹妹”三字的音压低。力度稍弱,发声颤抖。再把”宝玉来了”四个字叫得声如裂帛.先抑后扬,突出重点。同时在“宝玉来了”之前.轻轻垫上一个“宝”字,表现在极度悲伤泣不成声时.语气咽塞的情态。接着,音乐奏起哭调过门,而宝玉在音乐声中顿足捶胸痛苦地朝着黛王牌位声嘶力竭地叫着:“林妹妹,我来迟了,我来迟了……”以重复一遍的呼叫突出宝玉当时无比悔恨的心情。紧接着在激越起伏的同音反复过门声中起调:“妹妹呀!”这句哭头旋律起伏回荡,音调凄楚哀怨,表现了宝玉因失去知音而悲恸欲绝的心声。尹老师在演唱时自如地控制了气息和强弱的对比,显得无比深情。此后,起唱[嚣板“金玉良缘将我骗,害你魂归离恨天”,痛心疾首地双手交叉拍打灵桌;唱至“到如今”时,抬身站起小转身,像是找呀问呀似的:“人面不知何处去?”当他见得满目素白,于是凄凉地唱出“空留下素桌白帏伴灵前”,痛心地抖下水袖。此时音乐旋律急速下行,给人以万分沉痛之感。[嚣板]后,音乐突然转为“小过门”,这时仿佛在宝玉耳边回响起黛玉那熟悉亲切的声音,眼神突然一愣,随即急切地喊了声“林妹妹!”可是听不见回答,心想:林妹抹在哪里呢?表演上似在四处寻觅黛玉,接着叫了第二声“林妹妹!”这时,宝玉似乎从恍惚的神思中清醒过来,明白黛玉已经死了,继而又在多么希望她能死而复生的愿望下拚力叫出了第三声“林妹妹!”这前后三声“林妹妹”,尹老师是在一瞬间展示了人物所蕴含的既丰富又有区别的深情。接着又唱[嚣板]“千呼万唤唤不归,上天入地难寻见”,唱到“上天”时,水袖强有力地右外翻向天;唱至“入地”水袖则左外翻指地;唱“难寻见”三字时,骨架像散了似的,身体晃了一下,退半步,强行撑住,双袖随之掉下,眼神中流露出绝望与苦恼。唱腔后句的“天”字,从“上”字的“6”音大跳到高音“5”,使“天”字在高音区持续较长,再自高而低的一个小腔急速滑行,以“难寻见”三字如泣如诉地转唱[慢板]。此处以动作和板式的转换,造成一种寂寞凄凉,人去楼空的气氛。接着唱“可叹我生不能临别话几句,死不能扶一扶你七尺棺”。唱“七尺棺”时扑向灵台,在抽泣似的哭声中掼腔。

 

 以上一段演唱.尹老师淋漓尽致地表达丁宝玉无限悲痛、悔恨的心情。

 

 第二段从“想当初,你孤苦伶仃到我家来”到“却原来,你被逼死我被骗”。这十八句[尺调)慢清板,是宝玉抚今追昔的痛苦回忆,表达了他对黛玉—往情深,矢志不渝的纯真爱情。如果说第一小段的演唱如滔滔江水一泻千里,那么这一段清板则如涓涓溪水潺潺细流,旋律多在低音区徘徊。如泣如诉.柔肠百转,尹老师在行腔中力度气息控制得当,唱得清晰有序,徐疾有致。这段唱从“两小无猜共枕眠”到“共读《西厢》在花前”,又从“睡里梦里常想念”到“你被逼死我被骗”,概括回叙了宝玉和黛玉的爱情从发展、成熟到破灭的过程,演唱中激情逐层推进。在唱到“总以为,美满姻缘一线牵”的“线”字和“想不到,林妹妹变成宝姐姐”的“姐”字时,旋律骤然上跳,行腔波峰突起,唱出了悲愤交加的心情。唱到“你被逼死我被骗”“逼死”二字,用了保持音(两拍)的唱法,咬字喷口有力,在“被”与“骗”中间很自然地加了一个“呀”字,行腔上带以哭音,在“骗”字上增加了强度,并辅以动作:右脚沉沉地一蹬,右手握空拳痛击自胸,体现出宝玉受尽欺骗而悲痛欲绝的情状。这段声情并茂的演唱总会引起观众强烈的共鸣。

 

第三小段是《哭灵》的最后四句:“实指望白头到老多恩爱,谁知晓你竟黄土垅中独自眠!恨世上风刀和霜剑,逼迫你妹妹丧九泉。”板式是[尺调·慢板]转[嚣板]落调结束。贾宝玉终于看清了这个“金门玉户公侯府”原来是个“黑蚁争穴”之地,恨透了无情的风刀和霜剑活活害死了清白无辜的林黛玉,于是他从极度悲痛转入了无比愤恨。“实指望白头到老多恩爱”是唱[尺调·慢板],接着将“黄土垅中”几个字作了半唱半念,“独自眠”急转入[嚣板],过渡自然,过门速度随着转快.于激愤中唱得紧凑有力。尹老师刻意在第三句“恨世上风刀和霜剑”之前右脚—跺.右拳重击左掌,加“我恨”的插白,增强了人物对吞噬人的封建礼教的深恶痛绝。最后“逼迫你妹妹丧九泉”把“丧九泉”三个字从散唱中再转入悲切伤感[尺调·慢板]落调结束。

 

这是一段静场单入戏,尹老师以悱恻熨贴、细致入微的动人表演,抑扬快慢的动情唱腔,把宝玉对黛玉至死不渝的深情挚意,作了最充分的表达。

 

 艺术大师俞振飞赠言尹老师:“桂芳同志所演《宝玉哭灵》不用花腔,而人物感情曲曲传出,熨贴精当,其悱恻动人之意,深蕴饱含于平淡中,足见真实功夫.近世所绝少也。”这正是:

     红楼昔日哭潇湘.平淡天然最擅场。

     正是丰神称独绝,于无泪处断人肠。

 

  • 共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