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恩师尹桂芳(2)
作者:   尹小芳   来源:    《戏文》   
发布时间: 2011-08-28 21:19    次浏览
学习恩师尹桂芳(2)

                          (二)

 

尹派艺术.独具魅力,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在文艺界对老师所塑造的艺术形象评价也极高。艺术大师俞振飞在《尹桂芳唱腔选》的序中写道:“尹桂芳同志是杰出的越剧表演艺术家,幼年学戏.先习花旦.后改小生。戏路之宽,于同行中甚为少见。其表演艺术之最大特色:既非常讲究手眼身法步之戏曲传统基本功底.又极其注意戏情戏理,集中力量于塑造人物形象。”俞振飞大师的评价对老师所创立的尹派特色,作了精辟的概括。

 

尹派唱腔的基本特点是纯朴隽永、洒脱高雅;低回流畅,柔中带刚;委婉上口,自然悦耳。使听众人情入美,怡然共鸣。我从下面几个方面谈谈自己的学习和体会。

 

一是起腔。

 

起腔是一个唱段的引子.能对展现人物特定心情起到引发点化作用。尹派起腔是尹派唱腔中特别脍炙人口的,一般多数落到低音“3”,旋律线通常由滑架音“3561653”起伏构成。它因唱词、运腔、情绪结合得妥贴,使观众听后即能领悟到人物的心声,从而意识到人物在整个唱段中的精神面貌。

 

尹老师在使用起腔中,总是在人物内心蕴涵着相当丰富的情感喷薄欲出之时,而且随着人物感情的不同,恰到好处地变化运用,因而能收到强烈的效果。她一再告诫我们,这个起腔不能随便乱用,—定要服从人物的需要.不同心情就得使用不同的唱法,旋律上要有所变化。例如:《盘妻索妻》的《洞房》和《赏月》两场戏中.剧中人梁玉书的两次起腔.虽然都是落到“3”音,但人物心情不同,在旋律和节奏上也就各有不同处理。《洞房》中一句“娘子呀”,是梁玉书于新婚之夜在意中人面前第—次以夫妻称呼,显得既羞涩又喜悦,是柔情脉脉地轻轻叫出来的;《赏月》中的—句“请娘子听了”,是在百思难猜妻子心事,欲掏心置腹倾吐衷肠。因此不同的状态,两个起腔就各不相同。

 

再如《何文秀)中《算命》这场的一个起腔“妈妈听道”,又表现了另外一种情绪:何文秀假扮算命先生,安慰妻子王兰英,必须要瞒过杨妈妈母女,又要弦外有音地宽慰隔壁房内的王兰英,因此尹老师的演唱既带江湖味道,又带喜剧色彩,这里的起腔旋律和唱法就又有所变化。尹派起腔不一定都落“3”音,如人物感情需要也有落“1”音或其他音的。例如梁玉书在《赏月》一场,最后一段唱的起腔“世上哪有你这种女子呀!”就是落“1”音的。这时梁玉书一再盘问妻子,掏尽肺腑之情,妻子却无动于衷,并且转身就走了,他觉得妻子太不近情理,不禁生起气来,于是就运用了比较符合情绪的落“1”起腔。

 

 再如《红楼梦·宝玉哭灵》中的起腔“妹妹呀”,是贾宝玉在极度沉痛哀伤时冲到黛玉灵前的悲愤疾呼,带着哭声叫出来的,这句既不落“3”,也不落“1”音,却落在“5”音的起腔,听来令人声泪俱下。

 

另外,在《盘妻索妻·露真》中,梁玉书听到谢云霞痛骂自己时因极度气愤的起腔“好气、好气也”,则落音在‘3”。

 

这些起腔的高低长短,都恰到好处地抒发了不同人物的不同感情。

 

 二是落调。

 

 落调是一段唱词的结束句。尹派落调拖腔特色鲜明,富有韵味,听来余音袅袅,回味无穷。在整句落调拖腔中,末尾通常以“歌谱”收束前半句进行多种变化。这种独具的特征音调,鲜明地区别于其他流派的风格特色。例如《屈原·诬陷》中“望大王再莫信谗少主张”、《盘妻索妻·洞房》中“见娘子比初见时更俊秀”,《红搂梦.哭灵》中“死不能扶一扶你七尺棺”、《沙漠王子·算命》中“公主的芳名叫伊丽”,《何文秀·算命》中“送给小儿买糕饼”,这些落调拖腔便根据不同剧目中不同人物的不同心情,进行不同的变化和处理。

   

 三是掼调。

 

 掼调是越刚丝弦伴唱转为清板唱的转折句。通常用的落音“6”,唯独尹派的清板掼调与众不同,往往将上句尾音节奏推延到末小节的第二拍.以“6”音作打腔装饰,使尾音落到“5”音。

 

尹派唱腔又—个很大的特色是善用清板。在尹老师的演出中,常常安排几十句乃至—百多句的大段叙述性清板。如《家花哪有野花香》《叹五更》,《浪荡子》的《叹钟点》,《梁祝》的《回十八》等,都有大段的清板的演唱。它的特点可归结为以下几点:

 

 (1)自由摧撤,柔中有刚。

它是通过速度、节奏的频繁变化,逐层推进,取得不厌冗长、引人入胜的完美的艺术效果。如《浪荡子·叹钟点》的一百十多句清板,根据人物内心感情的起伏发展,速度和节奏的慢、快、松、紧随情变化,洒脱自如。这种灵活生动、多姿多彩的艺术处理,使人物感情步步深化,使剧情层层向纵深推进。而大段的清板,又为最后唱出尹派典型的落调拖腔,作了绝妙的铺垫.让观众于屏息中得到舒展,于期待中获得美的享受。

 

  (2)吐字清晰,字字珠玑。

 清板没有乐器伴奏,比混板演唱难度高。没有深厚的功力就不容易唱好。尹老师具有吐字清晰、喷口有力的功底,唱起来既口语化,又富乐感,始终有丰满的尹派润腔装饰,《回十八》、《叹钟点》等大段清板,尽都如吟如诉,娓娓动听,韵味十足,令人回肠荡气,回味无穷,层次分明地表达了人物的内心世界。

 

  (3)抑扬顿挫,情深意切。

 为了准确深刻地表达人物感情,尹老师在大段清板中,总是该拖则拖,该断则断,处理得非常细致精巧。而且特别讲究戏曲演唱字重腔轻的规律,善于运用力度的轻重变化,突出重点字。如《叹钟点》中“抢钞票为的是孩子病”的“抢”字,《宝玉哭灵》中“你被逼死我被骗”的“逼死”、“骗”字等。由于有了上述速度、节奏的层次性结构布局,再加抑扬顿挫的精妙处理与高度的演唱技巧,就突破了越剧唱腔四平八稳的状态。尹派清板的这种独到功力,同样体现在其他唱腔之中。所以看尹老师的演出,观众可以不看字幕,依然字字入耳,句句传情。

 

 (4)垫字巧妙,深化感情。

 为了强调抒发人物心情,尹老师还善于恰当地运用垫字的艺术手段,即在唱句间衬上“呀”、“唉”、“啊呀”等语助词。如《盘妻索妻·洞房》中,梁玉书挑起新娘的红巾,发现新娘子越发的美了,不由惊喜地抒发出:“呀!见娘子比初见之时更俊秀。”《浪荡子·叹钟点》中回忆一家天伦之乐无限幸福时,自己竟然堕落变坏的感叹:“唉!谁知道我变得快……”《何文秀·访妻》唱段中三次垫字“啊呀”,都是很好的例子。

这种垫字就在旋律上运行.促使人物情绪得到了更加充分的表达。

 

  • 共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