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实的艺术承继(2)
作者:   胡宇锦   来源:    《福建艺术》2008年第1期   
发布时间: 2011-08-30 16:21    次浏览
忠实的艺术承继(2)

 

这个人物,需要尹派的第一代弟子既有艺术天赋和学习悟性,又要中规中矩和老老实实,有个性但不能过强,有忠诚却不能呆板。在所有尹派弟子中,无论一腔一调还是一招一式,尹小芳是最像乃师的,这已成为人们的共识。尹小芳将自己的天赋和悟性注入了尹派艺术的承继,将自己的个性化入对尹派艺术的忠实,将自己的创造力变为对尹派艺术的创造力。她不仅在台下忠实继承了尹派精髓,在台上规范地展现了尹派技艺,更在以后代师授艺的过程中为后辈担当了尹派的楷模。

 

从尹桂芳的艺术生命来说,尹派也需要一位忠实的传人。尹桂芳虽年享八旬,但在“文革”期间因饱受摧残而致半身瘫痪,基本结束了舞台艺术生涯。她的实际寿命和艺术生命很不对等。瘫痪后的尹桂芳不但无法登台演出,且很难到位地传艺授徒。这对一代艺术宗师来说,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她的愿望,是尹派艺术在得到原汁原味传承的基础上得以发扬光大,这个任务,只能落在以尹小芳为首的第一代弟子身上。

戏曲是依靠口传心授的方式传承、延续并发展的。尹桂芳之所以放心让尹小芳代己传艺,并于1995年向其书赠“承上启下”,是因为尹小芳是自己流派艺术的最完全、最忠实的传承者。“承上启下”四字既是尹桂芳赋予尹小芳的使命,又是对她出色实践这个使命的褒奖。尹小芳成为瘫痪后的尹桂芳的楷模,培养出众多优秀的尹派弟子,并于改革开放后形成越剧界“十生九尹”的格局。如果说1979年“尹桂芳越剧流派演唱会”上尹桂芳《山河恋》送信选段可视为其艺术生涯的绝唱,那么尹小芳的《浪荡子》“叹钟点”则成就了其作为尹派忠实传人的集大成者。作为尹桂芳艺术生命的延续,尹小芳的表演不仅轰动全场一万多名观众,也令尹桂芳本身深感欣慰。她说:“残了尹桂芳,自有后来人”,这“后来人”,大半指的是尹小芳及其代师授艺的弟子们。

 

值得一提的是,尹小芳对尹派艺术的忠实传承,除了其性格、意志等主观因素外,还有重要的客观因素。从40年代中期培养起来的尹派观众群体,至改革开放前夕大都已年过花甲之年,由于这段时期社会经济发展相对缓慢,这些观众的审美定式和欣赏趣味相对稳定,并不要求尹派艺术作出较大创新;而此时的尹派艺术正处由草创向丰富成熟的建设时期,其开放性特质尚未得到飞扬的空间,因此,此一阶段的尹派艺术总体上呈现出较纯粹的特征。

 

改革开放后,随着艺术样式的日趋多样,欣赏群体的日趋多元,越剧观众发生分流,原来观众的审美趣味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此时,可供尹派吸收借鉴的艺术营养又极大地丰富起来,尹派吸收、融合多种新鲜样式化为己用的特质便如近水楼台一般,有了用武之地。而尹小芳代师授艺的那些年轻弟子风华正茂,他们能在纯正、规范的尹派艺术功底的基础上,根据艺术自觉、自身特质和观众需要进行创新,从而形成了新时期尹派艺术群芳竞艳的局面。进入新世纪后,尹派第二代弟子培养的第三代传人纷纷登场,其中既有忠实继承、保持尹派的,又有继承前提下呈现出创新潜质的。尹派艺术后继有人、长盛不衰的繁荣背后,以尹小芳为首的第一代尹派弟子的传承启迪,功不可没。

 

当下的戏剧创作演出时空,被“原创”、“探索”、“实验”所遮蔽,而如何承继传统,尤其是如何忠实地承继传统却失去了其应有的位置。从艺术发展进程看,没有对优秀传统的承继,犹如无源之水、无根之叶,自不能持久;而没有对优秀传统的忠实承继,犹如水源有杂质,根茎有畸变,是先天不足,同样也无法成为创新艺术形态的优良原材料的。从上世纪下半叶中国的社会演变来看,戏曲艺术经受到政治和经济因素的多次冲击,戏曲传承至少出现了两次大面积、长时期的断层,修补、接续这些断层,工作艰巨而迫切。而目前进行的保护非物质遗产工作,首先需要的也是忠实的承继精神、忠实的承继者和忠实的承继物。文化传承的质量,直接影响到文化创新的质量。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