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传手”
作者:   何占豪   来源:    《文汇报》2008-04-15   
发布时间: 2011-08-30 15:51    次浏览
“二传手”

 进剧场观看越剧,你不能不为观众中“流派迷”的掌声所感动。当台上演员唱完一句或一段精彩的流派唱腔时,台下会爆发出暴风雨般的掌声,有时还会夹着欢呼声。

 
越剧的历史不算长,值得庆幸的是流派创始人个个长寿,大部分都健在。虽然她们年事已高,由于内心时时牵挂越剧艺术的发展,所以有时也会应邀到演出现场来观看她们弟子们的表演,这时,观众就会引起一阵骚动。
 
现在活跃在舞台上的一批中青年越剧演员是很幸运的,她们中的大多数不但能得到流派创始人的亲切关爱,老一辈艺术家们还把其中的佼佼者直接收为弟子,亲自传授技艺。但越剧主要流派之一的尹(桂芳)派弟子们的学艺之路就不那么平坦了,尹派艺术的传承有着一段令人感慨的历史。因此,每当茅威涛、赵志刚等在舞台上获得巨大成就而得到观众赞扬时,他(她)们的内心除了感激尹派创始人尹桂芳老师外,还装着另外一位恩师——尹小芳。
 
上世纪六十年代掀起的“史无前例”的“文革”中,尹桂芳被迫害致残,致使四肢行动不便,言语表达艰难。“文革”结束后,笔者曾有幸受尹桂芳之邀,为尹派名剧《何文秀》《沙漠王子》作曲。其间,曾亲眼看到尹老师如何艰难地指导演员们表演与演唱;她的肢体不能做动作示范,讲话口齿不清,演唱更是曲难达意,大家只能从她富有表现力的眼神中去领会她的要求。我在钦佩这位老艺术家丰富的艺术想象力之余,难免为她的遭遇而辛酸,为尹派艺术的传承而担忧。
 
但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时在尹桂芳指导下,正在和我合作并主演尹派名剧《何文秀》的尹小芳,竟然日后在自己的艺术生涯中,不仅承担起恢复发展尹派艺术的重任,主演了《何文秀》《沙漠王子》《张羽煮海》《浪子成龙》《毛遂自荐》等一系列尹派名剧,而且把“代师传艺”的重任也扛在自己的肩上。她深知自己的老师传艺力不从心,内心深藏着苦衷和焦急;如果自己不把对年青一代传授尹派艺术的重任担当起来,不但有负于老师的期望,对尹派艺术和热爱尹派的观众,都将难以交代。这位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就被誉为“越剧后起之秀冠军”的尹小芳,多年来,一直被越剧界和观众认为是尹派的第二代传人。尹小芳果然不负众望,把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渐露头角的尹派新秀——浙江小百花的茅威涛、上海越剧院的赵志刚、福建越剧团的王君安等,都义不容辞地放在自己的心坎上。多少年来,这些新秀成长过程中的每一部戏,从人物塑造、唱腔设计、演唱韵味到表演神态,小芳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这种全身心的、不收取分文的“代师传艺”,成了这位表演艺术家后半生“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另一个亮点。
 
不久前,已成为当前戏曲界栋梁人才的茅威涛、赵志刚等精心筹划了一场“承上启下、一代传人尹小芳艺术专场”,先后在杭州、上海两地演出。众多尹派弟子们汇集一堂,纷纷登台亮相,以自己的尹派演艺,向老师表达感激之情。当最后观众久久等待的尹小芳被请上舞台与尹派弟子们一起演唱时,观众席中爆发的掌声和欢呼声,一起飞向这位真正的“尹派传人”。此刻,被邀观看演出的我与许多观众一样,禁不住泪湿眼眶。是啊,越剧尹派出了多少亮丽的人才,茅威涛、赵志刚、王君安之后,又有蔡浙飞、王清、李霄雯、张琳、陈丽宇等耀眼的新星,而当年的“冠军”、“代师传艺”的尹小芳,却在幕后默默甘当一名辛勤的园丁。在人们把鲜花送到小芳手中时,我的脑子里忽然闪出体育中的专用名称“二传手”三字,这是排球比赛中最受人尊敬的角色!有道是:“观众欢呼主攻手,内行赞叹二传手”。没有二传手机智准确地把球传给主攻手,要想取得比赛胜利是不可能的。尹派艺术今天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离开尹小芳这位“二传手”,也是不可想象的。我忍不住要赞美这样的“二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