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小芳“尹派”唱腔艺术特色
作者:   杜秀珍   来源:    《上海艺术家》2002年第   
发布时间: 2011-08-30 12:02    次浏览
尹小芳“尹派”唱腔艺术特色

我是个古稀老人,看越剧已有60余年。对尹派情有独钟,特别喜欢尹小芳,可以说达到痴迷程度。众所周知,她是尹派创始人越剧皇帝尹桂芳的第一代最佳传人。早在46年从电波中传出她那可以乱真的唱腔,我和一批姑娘们就开始迷上了她。这次“中唱-上海音像公司”出版的《义救孤儿记》“诛奸”一场,师徒俩对唱简直像一人所唱,我爱不释手,无数次地反复聆听。它又把我带进了四、五十年代,打开了记忆之窗。曾记得五十年代初,她曾演过《卖油郎》、《秦月楼》、《红梅阁》、《西厢记》等(还有时装戏名字忘了),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好评。曾有家小报预言:别看16岁的尹小芳,将来是红遍大上海的红小生。事实果然印证了这位记者的预言。79年在文化广场尹派演唱会上,一曲《浪荡子·叹钟点》赢得了同行和观众的普遍赞赏,对掀起学习尹派的浪潮起了十分重要的推动、示范作用。她确实是全面继承和弘扬尹派艺术的佼佼者。

 

凭着她的天赋和勤奋,在半个多世纪的舞台实践的执教生涯中,尹小芳还放眼京、昆、绍剧和评弹等兄弟剧种,借鉴吸收,博采众长,不露痕迹地溶进了自己的唱腔之中,大大地丰富了越剧生角演唱的独特魅力,逐步形成了自己富有都市气息、符合时代特征的海派艺术风格。她会同有关人员整理,重演《何文秀》、《沙漠王子》等尹派名剧,使之得以复活,普及。特别是“沙漠”一剧在中国大戏院连演100余场,场场客满。这是在戏剧不太景气的情况下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她在《张羽煮海》、《浪子成龙》、《毛遂自荐》等剧目中塑造了性格各异、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和音乐形象,令人折服,久演不衰。近年来“中唱”为她制作的CD、VCD和几盘音带,凡一经接触,它就像磁铁一样使人欲罢不能。它那字重腔轻、深情含蓄、柔美委婉、朴实多变、潇洒自如、甜润清香的演唱风格,给人以美的享受,使人荡气回肠,回味无穷。尹小芳又是一个鍥而不舍、永不满足、不断探索创新的艺术家,为越剧音乐改革积累了宝贵的资料,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99年与卲敏合作写了《浅析尹小芳唱腔艺术》一文,谈及她独具匠心的“起腔”、精雕细凿的“弦下弦”和多姿多彩的清板等。随着时间推移,自己在学唱中又有了新的体会,仍想就该题再谈些新的体会。

 

一、  别具一格的“落调”

 

 “落调”是一段唱词的结束。整段唱的意韵往往体现于此。如:《沙漠王子·叹月》最后二个“两茫茫”,把双目失明的王子对失散恋人的深切思念,但又人海茫茫,无处寻找,形象地展现。当“茫”字出口,中间加个小起口,起起伏伏,延长了4个章节,这种缠绵悱恻的落调是个创新,受到专业、业余的普遍欢迎,成为屡屡获奖的优秀剧目之一。

 

 《张羽煮海》,尹小芳以浓墨重彩,细致入微地刻画一个书卷气十足的儒生,对爱情的忠贞不渝。一招一式都环绕着这个基本点。如“煮海”中用飘逸潇洒的“二凡”唱:“按不住喜悦翘首等”,唱出了秀才为救恋人历尽艰险,如今想煮干海水救出琼莲那种渴见恋人的急切心情。与《沙漠王子·访旧》中“常记心头一年期”有共同处,又有区别,足见她的艺术功底。

 

《张羽煮海》中的“落调”颇具特色,别具一格,从各个不同场景唱出秀才各个不同境遇。如:“听琴”中“难道说高山流水今相逢”;“闯海”中“我要学一学相如凤求凰”;“煮海”中“恍见琼莲盼归雁”和“高高兴兴向往百年甜”;“求仙”中“我置身在何方桃源洲”。同样,在“煮海”一场秀才久久不见恋人出海,心急如焚,作了各种假设,连唱了四个“难道说”,以后旋律突然上扬,节奏加快唱“降龙王,除天龙,劈樵破洞救琼莲”,特别这个“救”字加强了力度,唱出了张羽“为知音何惜将身献”的决心,充分体现秀才对爱情矢志不渝的“傻气”。

 

 以上这些听似尹味十足,但又不同于老先生乡土味浓郁的“落调”,这是时代赋予小先生的需求和机遇,被她紧紧抓住,尹派艺术实际上不知不觉中在创新、发展。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