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尹小芳的唱腔艺术(2)
作者:   邵敏   来源:    《戏文》2000年第5期   
发布时间: 2011-08-30 11:51    次浏览
浅析尹小芳的唱腔艺术(2)

 

随后的十八句弦下腔,行腔婉转,感情真挚。“一阵阵哄笑我箭穿胸膛,……一声声讽嘲我羞愧难当,羞愧难当。”人贵有自知之明,贵有羞耻之心,韦英在众人的蔑视责骂声中感到无地自容。以前锦衣玉食,不学无术,而今只能沦为乞丐,韦英充满了后悔自责,后悔自己蹉跎了青春年华,自责文不能安邦,武不会定国,不善行商,不懂稼穑,自喻为一根捣粪棒。最后“风雪交加实难忍,饥寒交迫难抵挡”。在绝望中终于有所醒悟,但是经不起肆虐的风雪,慢慢地倒下了,正如张璐瑾在《简述尹小芳表演艺术》一文中所说:使人“联想起芭蕾舞剧《天鹅之死》的场景,实在太美了,其表演之完善已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韦英在倒下之前,还有两句对人物内心塑造可称点睛之笔的念白“我不投安禄山,我不投安禄山”,断断续续,喃喃自语,但是语气很坚决。韦英虽是长安城内“小霸王”,但他不同于吴豪等辈,他的民族自尊心还在,“本是大唐子民中原人,岂能叛国投敌去求生”,这也为以后浪子回头做了铺垫。

 

另外,《桃花扇•追念》、《沙漠王子•叹月》、《毛遂自荐•狱中》,这几段最著名的弦下腔在专家观众中都享有极高的声誉。或缠绵,或壮美,时而委婉深沉,时而激动上扬,这一切都是尹小芳基于对人物深刻理解、娴熟地运用音乐语言将唱词的内涵形象地表叙出来的结果。

 

三、丰富多彩的清板

 

清板,无乐器伴奏,演唱难度较高。尹小芳擅唱清板,当年一曲《浪荡子•叹钟点》艺惊四座,震撼全场,对尹派艺术的蓬勃发展起了一定的作用。

 

《浪子成龙•书房》是段长达六十二句的唱腔,以清板为主。为救冯姑娘,韦英只身闯虎穴。书房中,睹物伤情,物是人非,因为经历了太多的人生磨难,韦英此时的心态已趋平静,清唱起“烛影摇红烛光明……”抚今追昔,不禁思绪万千,想到当初表姐书房劝读,窗前玩笑,想到冯氏祖孙对自己的救助和教育,感激他们净化了自己的灵魂。当蓦然见到书架上的飞龙图时,韦英怔住了,几年来所受的委屈、艰辛(吉祥被抢、如意被杀、母子失散,尤其是表姐被骗误嫁吴豪),终于在此时一并爆发出来;可是突然感到这不是在自己家里,而且又是偷偷地来恳求表姐的,只能将一腔悲愤硬生生地压下去,此时的音乐,用散板、嚣板衬托出韦英心潮彭湃、热血沸腾。当唱到“飞龙图,双手捧……今日见图热泪涌”的“泪”时,不留痕迹地借鉴了评弹的唱法,而后又顺畅地把“涌”字转入到越剧尹派的唱腔中,形象地刻画了主人公那种痛彻肺腑又欲哭无泪的心情,见图犹如见双亲,终于明白了当初父母对自己的一片苦心和希望,于是郑重地对图立下宏誓,定要脱胎换骨,做一个有用之人。整段唱腔虽然较长,但是结构清晰严谨,人物的思想感情交代层次分明,令人荡气回肠,回味无穷。

 

一部越剧史,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诸多卓有成就的表演艺术大家的创业史,以他们各具鲜明艺术个性的精湛技艺,把越剧艺术不断推向鼎盛时期。我们的时代呼吁有更多的表演艺术大家,既有深厚的根基,学得多,会得广,又能在继承前辈技艺上下功夫,依据自身条件,融会贯通,用心用脑,敢于开拓,并在锲而不舍的艰苦实践中逐步形成富于文化气息的都市艺术风格,这就是尹小芳所以被盛赞为“越剧小生中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的真谛。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