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尹小芳表演艺术——兼贺尹小芳系列VCD出版
作者:   张璐瑾   来源:    《戏文》1999年第5期   
发布时间: 2011-08-30 11:47    次浏览
简述尹小芳表演艺术——兼贺尹小芳系列VCD出版

  欣悉尹小芳系列VCD最近在南京出售,我有幸购得《张羽煮海》、《浪子成龙》、《沙漠王子》、《何文秀》等四套,再次领略了尹小芳表演艺术的风采和魅力。

 

记得,我初次观看尹小芳的演出是在1990年5月,她在南京演出的《沙漠王子·算命》表演非常逼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尹小芳饰演的罗兰王子一进场由仆人扶到座位旁时,她首先用手中的琴儿轻轻地碰了一下座位,模拟了类似盲人持棍探物的动作,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慢慢坐下。这一细致入微的表演,把双目失明的王子刻划得惟妙惟肖。同时,在一整段的表演中,她没有用大幅度的形体动作,也不能用眼神,而是用情真意切的语气和脸部表情来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如当伊丽说:“我要算的是西萨王子的命”时,尹小芳的脸上露出了难言的微笑,示意:“啊,亲爱的公主,我正是罗兰王子,我终于找到了你,我就在你的面前”。接着明知故问:“请问,你是他的谁?”当尹小芳唱到:“王子是今年十九好青春,十月初十寅时生,十二肖中本属龙,问小姐算命灵不灵”时,在表演上和唱腔上都很有特色,她用柔情和带有几分俏皮的声腔及脸部表情暗示:“伊丽啊伊丽,我已经说出了连你都不知道的王子的生辰八字,难道你还听不出我是谁吗?”同时,唱腔也十分婉转流畅,小腔间的衔接娴熟动听,特别是在“问小姐算命灵不灵”的前一个“灵”字上采用了下旋式的颤音装饰音而增加了几分俏皮逗趣地生动气氛,再加上稳健而韵味十足的落腔收韵,足以使观众听而欲醉。剧场内顿时响起了暴风雨般热烈的掌声。

 

尹小芳的舞台形象很美,她不仅具有扮演小生的英俊仪表和潇洒的举止,而且儒雅中不失阳刚美,俊秀中不带脂粉气。如她在《何文秀·私访》一折中的表演既有深度,又有分寸,既表现了急切寻访妻儿的亲情,又体现了巡按大人的持重和冷静。其中有几处表演颇具独创精神,例如在表演虚拟的门推不开,窗又太高,窗内的情况看不到时,一般的表演方式是从地上去寻找“石头”,而尹小芳此时表演的特点是翘首踮足,面对窗户边望边后退,突然脚后跟踩着了“石头”而踉跄止步,由于接触到“石头”,从而想到可将“石头”搬至窗下,登高眺望,从思维逻辑上分析,后者更合乎情理。尹小芳的另一个独特表演是何文秀站在“窗外石头”上引颈观望多时,想跨下“石头”稍事休息,突然又听到王兰英放声大哭。何文秀刚跨下的脚又跨了上去,由于匆忙间没有站稳,一脚从“石头”上滑下而使下巴磕碰到了“窗沿”。磕痛了!连忙捂住下巴,但又不敢作声,心中着急的是妻子在内已哭昏了过去……尹小芳通过一系列虚拟的动作,把何文秀的心态和现场情景刻划得淋漓尽致,逼真的表演功力,使观众似乎也感受到了何文秀下巴磕到“窗沿”时的痛感。

 

《张羽煮海》是尹小芳是八十年代演出的新编神话剧,她塑造的张羽是一位二十多岁正处于初恋时的书生,其腼腆、儒雅、憨态等不可名状的可爱形象足以令人倾倒。她那出神入化的形体动作与剧情的发展丝丝入扣,而且十分优美,下举两例加以说明。如第三场中,张羽践约在海边等待琼莲时表演得温文尔雅,沉浸在甜蜜的回忆和遐思中。一句“你怎么还不来呀!”的道白洋溢着风情万种。当听到琼莲的妹妹碧莲前来说明她姐姐“不是人间女红妆”时,尹小芳立即表演了在原地云手转体360度接双手交替甩袖的动作,完成的娴熟而且优美,强调了张羽闻讯时的惊讶和愕然,以及人物的感情由静态至动态的突然变化。另一个例子是张羽决心去蓬莱求仙救琼莲一节,尹小芳一边唱着:“不到蓬莱死不休”,一边表演了一个后踢袍动作,衣服后片高高飘起,然后奋步前进,行动潇洒飘逸,着重表达了张羽的殷切心情。

 

尹小芳在八十年代演出的另一个新戏是《浪子成龙》。她成功地塑造了浪子韦应在四个不同阶段的特点,可以主要概括为四个“气”字,即年仅十六岁时养尊处优的尚书公子的“娇”气及其伴生的一系列坏习惯;然后是韦应在安禄山叛乱中深受颠沛流浪之苦而沦为乞丐阶段的垂头“丧”气;继而是他从劳动人民的救助和教育中逐步醒悟的“朝”气以及最后得中官职荣归故里并在办案中显示清正廉明的“正”气。特别难能可贵的是集四个迥异的形象于韦应一身,充分体现了尹小芳的艺术表演功力。她十分细腻地多次反映出韦应在特定情况下的心理特征。如在该剧第五场中,韦应在饱尝战争磨难后,冒险闯入被侵占的自家府邸营救恩人,在物是人非的情景中与表姐重逢,当她表演从表姐手中接过飞龙图时,做了一个突发的双手持图上举又迅速中止的动作,微妙地表达了韦应触景生情的激动与震撼的心情。尹小芳在《浪子成龙》中表演最生动、最令人叫绝的是韦应沦为乞丐的一场戏。她背台持棒出场,有气无力地边退边驱赶着追身而来的狗群,她退至九龙口转身亮相,给观众照面的是一张蓬头垢面、满目凄凉的苍白脸孔以及在风雪凛冽中裹着破烂的单衣,浑身寒颤的卷缩着身子。随着小酒店内散发出的酒香,在那张凄苦的脸上又绽露出一丝苦恼人的笑,并表现出乞求喝口热酒的欲望。当人们的蔑视和讥讽的语言伴随着暴风雪一起向他袭来时,只见尹小芳的眼中噙满了闪烁的泪花,在两声短促而又撼人肺腑的抽泣声中呼出了“天哪!”第二个“天”字出口后,“哪”字立即减轻,尾音掺和在哭声之中,目光中充满了无望的痛苦和悔恨。在饥寒中挣扎的身子终于经不住暴风雨的肆虐而带着有所醒悟的思绪慢慢地倒下了。看到尹小芳表演的这场戏,我的心被沉沉地揪住了。最后看到那慢慢倒下的姿势又使我联想起芭蕾舞剧《天鹅之死》的场景。实在太美了!其表演之完美已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