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没有忘记她——记尹小芳
作者:   潘祖德   来源:    《上海戏剧》1998年第11期   
发布时间: 2011-08-30 11:32    次浏览
观众没有忘记她——记尹小芳

 

1998年7月夏天,美琪大戏院的观众厅里人声鼎沸。越剧尹派浓郁的旋律声声绕梁,大厅四壁的橱窗里挂满了《沙漠王子》、《何文秀》、《浪子成龙》、《张羽煮海》、《毛遂自荐》等剧中尹小芳所扮演的光彩照人的艺术形象,以及报刊剪辑、名流评论、原说明书等资料展览。其中那幅昆曲大师俞振飞观剧后与尹小芳的合影,更是鲜为人见。老人家面露笑容,神采飞扬,给人留下了这位老艺术家对下辈的关怀;也似乎是在为尹小芳在艺术上的成就感到喜悦。在这个浓浓的艺术氛围中,迎来了多少尹迷对尹小芳《名曲精选》CD和音带首发签名仪式的庆贺。这么多的昔日观众卷土重来,这么热烈的轰动场面,几行购带签名长龙,足以说明,观众没有忘记她。由此令我回忆起尹小芳当年驰骋舞台时的绚丽一幕。

 

1979年9月,尹小芳参加了上海举办的“尹桂芳越剧流派演唱会”。她演唱了《浪荡子·叹钟点》,那声情并茂的全段共116句唱腔,倾倒了万余名观众,掌声如潮。把已经绝响舞台十余年的尹派艺术,重新推向了高潮。正如昆曲老艺术家郑传鉴先生所说:“《浪荡子·叹钟点》一曲之后,尹派如雨后春笋般地发展起来。”80年代初,尹小芳随芳华越剧团自福建返“娘家”上海,演出《何文秀》,又受到热烈欢迎,82年春,受邀加盟虹口越剧团,并在其师尹桂芳的指导下,隆重推出尹派名剧《沙漠王子》。这出富有新意的越剧在中国大戏院、群众剧场连演三个月,场场爆满。剧场内,尹小芳情深意切的表演深深陶醉观众,当演至《算命》一场戏时,更耐人寻味。王子为寻找公主,抱琴乔装私访。那优美动听的唱腔,娓娓而叙吐身世,脉脉含情忆往事,从悲愤填膺的疾呼到欣喜欲狂的劫后重圆,尹小芳以腔传情,层层迭进。板式结构严密,行腔抑扬顿挫,分段错落有致,演唱引人入胜。这里尤其还得指出的是每当尹小芳唱至“王子乔装入宫去……(节奏渐快,转入连板)”,至“王子乔装被识破,(再加快节奏),那奸贼作法念毒咒,雷轰轰,风怒吼,天翻地覆鬼神愁,王子两眼……”突然一个停顿,(尹小芳垫足底气,扶桌起身)接着唱“看不见”,唱“不见”二字时,异峰突起,以一个七度大跳,一跃而上,使曲调如高山倾泻的瀑布,喷薄而出,将“不见”这二个保持音送得很远很远,紧接着运腔回落……。造成天昏地黑之势。紧紧扣住了观众的心弦。尹小芳把握着尹派唱腔,平中出奇,刚柔相济的表演力和艺术特色,演唱得游刃有余。《沙漠王子》的演出成功,也使虹口越剧团翻开新的一页。她接着又主演了《张羽煮海》、《浪子成龙》,仍然盛况不衰,成了虹口越剧团发展史上的鼎盛时期。

 

艺术要有所突破,流派得时有发展。尹小芳的可贵之处,还在于她学习继承的同时,锐意求新。她善于汲取绍剧、京剧、昆曲、评弹中的某些声韵、唱法,进行艺术溶化。如在《沙漠王子·叹月》一场中,她以字行腔,并设计了一套深沉缠绵的尹派弦下腔。从“伊丽,你到底在哪里,在哪里呀……”这个具有她独创性的富有艺术特色的长腔起调,开始表达人物的特定心情,她运用了气息的收放,吐字的强弱,行腔的抑扬等演唱方法,成功地塑造了主人公此时此境的音乐形象,并与盲人的形体艺术造型浑然一体,达到了水乳交融,酣畅淋漓的艺术效果。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尹小芳1946年正式师从尹桂芳,她怀着对尹派艺术的热爱,勤于聆听老师教诲,平日一句句地跟、一段段地学。积月累年,她终于学会了老师许多戏的主要唱段,每日上电台播唱,又在兰心、新光戏院等处为老师配戏,于是尹小芳很快脱颖而出,引起了越剧观众的关注。解放初期,芳华剧团分建“小芳华团”在旧九星大戏院,由她担纲主演《长相思》等剧目后,令人刮目相看。以后她在“芳华”期间,曾主演了《桃花扇》、《红梅阁》、《珍珠塔》等剧目,通过她孜孜不倦的埋头钻研和不断的演出实践,终究在舞台上散发出星月的光点。“芳华”为了慰问部队的需要,她与老师同时排演两台《西厢记》,(剧场部队两地演出)。“近水楼台”的尹小芳,通过老师的身传言教和耳濡目染的艺术薰陶,使她更趋成熟。所以后来能在尹桂芳偶遇倒嗓和外出活动时,替师顶角,代师演出,也铺就了一条她与观众步步接近的通道。观众的喜爱和赞赏,使尹小芳的名字,不胫而走……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